2022-05-06门徒娱乐代理注册:【文苑心语】续海亮:肖来旺脱贫记

门徒娱乐代理注册:【文苑心语】续海亮:肖来旺脱贫记
 
收录于话题
#续海亮作品集
 
肖来旺脱贫记
文/续海亮
 
 
    这几年,王双贵成了肖来旺家的常客。王双贵是晋中市灵石县段纯镇工会副主席,也是负责段纯村脱贫攻坚的包村干部;肖来旺则是段纯村的贫困户。
    肖来旺家很少有上门客,他家的狗一见王双贵就欢快地摇尾巴。
    两三年前,肖来旺的家还不在村里,在村边的山上。那山上原先还住着另外几户,比邻而居鸡犬相闻,可早在三十多年前那几户就陆续搬迁下山,遗弃了土窑洞,只剩下了肖来旺一家——说是一家,其实现在也只有他老两口,无儿无女的老两口。
 
    2013年灵石县推进农村街巷硬化全覆盖,将水泥路铺到了各家各户的院门口,可谓实实在在的惠民工程,但却唯独没有惠及肖来旺家。他家门外还是一条鸡肠子似的小土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一直往山下延伸了三百多米才接上了新铺的水泥路。这段路雨雪天格外泥泞溜滑——肖来旺以前倒也还不觉得,可有了水泥路的对比之后,就让他特别不能忍受了。为此,肖来旺曾多次找村干部,强烈要求将他与其他村民一视同仁,让他也出门就走新农村平坦整洁的水泥道路。肖来旺最后找到村支书刘五亮,刘五亮没像其他村干部那样打哈哈,他一本正经地说:“别人都下山了,你也不想着挪挪窝,就计划一辈子住在山上呀?老哥,你那土窑早不能住人了,水泥路铺到你那儿也是浪费政府的资金,你得想办法找个新住处啊……”
    刘五亮说的没错。肖来旺家的土窑洞已住了六七十年了,窑内没有套碹,连窑口也没有用砖石碹砌加固,怎样挖成的就怎样住,是正儿八经的纯土窑。随着山体土层逐年剥落,原先门窗墙外的一截拱顶已经消失,现在用木棍支撑着塑料棚布在上面搭了个“屋檐”。但土层还在剥落,剥落得快要超过门窗墙了。每逢下大雨,雨水都会从窑口顶部流进窑内,让靠窗的土炕湿一大片;并且伴随着雨水山上还会往下掉落土块,砸得院里咚咚响,半夜听来就像有人在刨地一样。雨过后,院里的泥石流土块得肖来旺清理两天。肖来旺苦不堪言,何尝不想尽快搬迁!
    肖来旺年过半百,仍被村人称为“大娃娃”。唉,说起来,他可真是个苦命人儿,从小到大也没活过几天好日子。小时兄妹众多,家境贫寒,他爹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娘则是个智障。有个这样的娘,他兄妹们也就难免被人另眼相看。姐妹们好歹都出嫁了,肖来旺则一直单身守着娘尽孝,直到几年前娘死后,将近五十的他才瞎胡凑合着娶了一个老婆,也是个智障,好像比他娘还不如。生活如此这般,肖来旺的日子也就像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全国进入消除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2016年夏初,王双贵他们扶贫工作组的一行人在刘五亮的带领下第一次来到肖来旺家,众人着实吃了一惊,只见院里乱七八糟地堆着拾来的各种破烂,两孔低矮简陋的土窑洞,一孔门窗不全,里面笼养着十几只鸡,另一孔倒是有门有窗,窗架却只是几根木棍,上面钉着脏乎乎的塑料布。站在窑门口,窑里黑黢黢的啥也看不清,还有一股呛鼻的味儿让人嗅而却步。那种脏乱差的程度大大超出了王双贵他们的想象,王双贵想,在当今社会还有这么居住生活的人,也真是罕见了。又见肖来旺的老婆吊着一张脏兮兮的脸,不知为啥正不高兴呢。
    他们没有接受肖来旺的邀请进屋,都站在院里四处打量。在刘五亮的指点下,他们发现这土窑还存在着安全隐患。土窑上面的山壁不算太高,看着好像没事,但土质疏松,谁也不敢确保它在雨水的浸淫下不会塌方。那时汛期将至,王双贵他们就动员肖来旺搬离土窑洞,以防不测。
    肖来旺却反问:“我往哪搬呢?要有办法我早搬走了。”
    王双贵说:“看看你的邻居早都搬走了,这么多年你也不想着换个地方住?”
    肖来旺嘿嘿笑着说:“我还想上天呢,那还不是梦也梦不到的好事?”
    王双贵问:“你挣的钱都去哪了?就你们两口子也花不了多少呀。”
    肖来旺叫屈似的高声说:“我能挣多少呢,前些年倒是攒了点钱,可埋葬俺娘就花了两万多,一下又兑下饥荒。我骑摩托出事断了三根肋骨,脑袋经常疼,也是个残疾人呢,能挣多少?再说她也不让我出去干活,一听我要出去寻活计就闹,这不刚才我说要去鸡场挣钱,她就把一篮子鸡蛋都给我摔了……”肖来旺指着他老婆说,她老婆还是恼悻悻地。
    肖来旺见人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他老婆身上,便又说:“她还有哮喘病,也是怪了,我一挣下钱她的病就重了,把钱花完病也好了,你们说怪不怪?”说到这儿,肖来旺对他老婆说:“我也快养活不起你了,不行了还是把你送回你娘家吧。”
    他老婆骂道:“操***!我就不走,就不走……”
    顿时把人们都逗笑了。
    王双贵走到那孔不住人的土窑洞前,很快发现了异常,他问肖来旺:“怎么你这鸡好像都有毛病?这是咋回事?”肖来旺呵呵笑着说:“这都是鸡场不要了的。”刘五亮介绍说,肖来旺给附近一家养鸡场打工,他这鸡当初都是这家肉鸡场淘汰的残疾雏鸡,不是瞎了眼就是瘸了腿,人家扔掉,他捡回来用菜叶和剩饭什么的喂养,长大后让它们下蛋,按土鸡蛋出售……
    初次接触,王双贵就感觉到这个“大娃娃”肖来旺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二乎”,王双贵甚至觉得他有点狡黠:为求得同情救助,把“断了三根肋骨”也说成是残疾;把肉鸡下的蛋说成是土鸡蛋……不过他的穷困还是显而易见的,应该重点扶助。但就当下来说,怎样让他脱贫倒在其次,当务之急是要让他搬离土窑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们镇村两级干部通过协商,决定在防汛期间临时给肖来旺租一间住房以“避险”。由镇政府解决房租费,村委则负担肖来旺租房期间的电费。没过几天,王双贵和刘五亮就带人帮肖来旺两口子搬出了土窑洞。
    肖来旺成为村里和镇上重点扶助的贫困户。要说他这大半辈子也很勤劳,除了种地打工还捎带着拾破烂养鸡,可他的穷根子就是挖不掉。现在他已五十多岁了,他这情况要脱贫确实也不是那么容易,正是“脱贫攻坚”中那个需要攻克的“坚”。通过进一步接触,王双贵基本上摸清了他的收入情况。一、种地:由于种子、机耕、化肥、农药等都需资金投入,他的地还都是山地,浇不上水,靠天吃饭,算下账来几乎没什么利润,所以肖来旺只种了他家附近不多的一点地,每年打的粮食都不够糊口;二、打工:肖来旺给邻村那家养鸡场当雇工,干的活儿是铲除鸡粪。鸡场是养肉鸡的,四十五天就可出栏一批鸡,肖来旺的工钱就按此计算,干一个半月可挣三千元。鸡场每年养几批鸡并不确定,而是按市场行情决定,行情好的话养四五批,行情不好就只养一两批。有时他老婆闹得不让他外出挣钱,这铲除鸡粪的活儿还干不成。(王双贵认为也不能怪那老婆闹得不让肖来旺离开,看样子离开肖来旺的监护她恐怕也会出什么问题。)三,拾废品:在小镇拾废品所获十分有限,一个月也就是能挣个一二百元,放一般家庭连零花都不够;四、卖鸡蛋:由于肖来旺养的鸡不是蛋鸡,产蛋率不高食量却大,和种地一样没多少利润。
    王双贵和村干部们合计了一番,觉得从养鸡方面扶助肖来旺还比较合适,只是他那残疾肉鸡本来就不是下蛋的品种,怎么能挣了钱呢?不久,他们就给肖来旺送去了八百多元的扶贫雏鸡和鸡笼。由于肖来旺租住的地方狭窄,还是临时性的,只好把雏鸡还是放在他那土窑洞里饲养。虽然肖来旺在鸡场也了解到一些养鸡知识,王双贵还是派人对他进行阶段性的技术指导,确保雏鸡不出问题。
    就这样,这年夏天,肖来旺虽然搬出了土窑,家业还在山上:有鸡有狗还有破烂。除了吃饭和睡觉,肖来旺几乎不在租赁房里待着,有时饭也在山上吃。这就苦了王双贵,一下大雨他就得打着雨伞往山上跑,看肖来旺在不在山上,也得察看土窑洞有没有险情。肖来旺说:“看看,他们没有把水泥路铺到我家,害得老王你还得一趟趟地走泥水路,你也跟上我受恓惶呢,小心滑倒。你还是让他们给我铺上水泥吧。”王双贵说:“铺这一段水泥路的钱差不多也够给你买房子了吧?况且你这土窑确实不能住了,这山上也不能住人了,还是得换个地方住。”肖来旺还是那句话:“换个住处?那可是梦也梦不到的事。”王双贵沉吟着说;“说不定就有这好事呢……”肖来旺憨笑道:“老王,你也耍笑开我了。”王双贵本来要告诉他什么,想了想,还是啥也没说。
    一过汛期,肖来旺老两口还是搬回土窑洞住。
    第二年,肖来旺养的扶贫鸡开始产蛋。他诚心诚意地拿岀几斤鸡蛋要送给王双贵。王双贵也没推辞,接过一袋鸡蛋就掏出两张百元大钞。肖来旺死活不肯接受,王双贵硬往他兜里塞。见肖来旺一个劲儿地推拒,那老婆急忙上前从王双贵手里抢了钱就往肖来旺兜里塞,也学着王双贵说:“收下吧,快收下……”王双贵说:“看看,你老婆这脑子一点也不差嘛。”肖来旺呵呵笑着问:“真的?”王双贵肯定地说:“真的!真的!”
    这年汛期王双贵和刘五亮还是给肖来旺临时租了房子,还是下雨时一趟趟地去查看肖来旺的土窑洞。这次肖来旺把镇上给他的租房费花掉一百多,缴房租时还是刘五亮掏自己的腰包给他凑齐的。过后肖来旺去给刘五亮还钱,刘五亮说啥也不要。刘五亮对王双贵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看样子他这一辈子也买不起房搬不出土窑洞了。可不解决他的住房问题,他的脱贫就是一句空话啊……”王双贵说:“别急别急,他这问题迟早会解决。实现共同富裕,在脱贫奔小康的路上不落下一人——上头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针对农村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恶劣、‘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贫困户,国家已制定了异地搬迁的扶贫政策,给贫困户分配安置房呢,这项政策很快就会落实……”
    果不其然!这年冬天,王双贵告诉肖来旺一个好消息:根据异地搬迁的扶贫政策和本地的实施方案,每个符合条件的贫困人口可享受2.5万元的购房安置费,他肖来旺老两口能领取到5万元。王双贵让他赶快在村里打问谁家卖房,只有购房落实、达成购房协议这钱才能领到手。
    这是真的吗?肖来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再三向王双贵确证了此事,才异常兴奋地在村里见人就说就问。人们都以为他是想房子想疯了,政府会给他买房子的钱?太不靠谱了。有个人说:“我那楼房就要卖哩,别人出到三十万我都不肯卖,你给我出五万我就卖。”人们都不把肖来旺的话当真,直到村里又有另外三户被列为异地搬迁的扶贫对象,才停止了对肖来旺的嘲笑。于是又有人说:“国家的政策是越来越好了,以前你能想到会取消农业税还给你发种地补贴吗?现在又给贫困户发搬迁费,像这样想不到的好事只会越来越多!”
    肖来旺最终还是在王双贵、刘五亮等人的撮合下才和村里的一个卖房者谈妥了价格。人家本来要卖八万,刘五亮许以其他好处,才最终达成五万元的低价。那是靠近街道的一幢独院,有三间房子。王双贵还让卖房者把房子粉刷一新,让肖来旺就像住进新房一般——那房子本来也不算旧。
    可乔迁新居没过多久,那院子就被他老两口住得脏乱不堪,“新房”像是沦陷在垃圾堆中。刘五亮一进院就生气地高声大喊:“哎呦,你们怎么住成这样?把这房子也糟蹋了!”一听这话,肖来旺不乐意了,也变了脸说:“嫌我们糟蹋了这房,那我们就不住了。”当下就吵嚷着要搬回土窑洞去,他老婆也跟着恼悻悻地说:“不住了,不住了……”王双贵哭笑不得,赶忙好言相劝。当然,肖来旺这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的要挟,他很清楚他们有来自上面的压力,他是他们“脱贫攻坚”中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他搬回山上就能让他们交不了差,刘五亮怎么可以那样说他呢?
    王双贵批评了刘五亮,刘五亮陪着笑脸道了歉。两人一起动手,汗流浃背地收拾了一上午,才把院里收拾整齐。之后肖来旺也有点过意不去了,讪讪地解释说这两天有点忙,没顾上收拾。王双贵说:“老肖啊,咱住这儿就不能再像住在山上那么不讲究。好日子来了,咱就要好好地活,你说对不对?”说得肖来旺直点头。
    刘五亮第二天就派一辆挖掘机填埋了肖来旺的那两孔土窑洞。
    腊月年底,王双贵又带着镇政府的几名男女青年去给肖来旺家进行了一番大扫除大拆洗,搞得窗明几净纤尘不染。为了让肖来旺老两口彻底改变邋里邋遢的坏习惯,王双贵有空就去检查卫生,让他俩把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肖来旺搬迁下山后,镇政府又给他分配了一批扶贫鸡,适当扩大了他的养鸡规模,同时村里通过试用,还安排他两口子当了他们这个生活区的保洁员,让他带着老婆负责打扫他家附近的几条巷道,每人月工资一千五。这样,肖来旺就不必再去鸡场打工了,既增加了收入,老婆也不会脱离他的监护了。也许是因生活和环境的改变吧,他老婆也很少有过去那种坏情绪了,再也不摔鸡蛋了,常常嘻笑着让干啥就干啥。干完活儿,肖来旺就带她进饭馆。她脸上干净了,脸色也渐渐丰润起来。当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肖来旺惊喜地对王双贵说;“想不到我老婆也能挣了钱,一天五十块,每天吃过油肉也花不完,真该感谢你们呐!”
    王双贵说:“你该感谢党的好政策嘛。”
   肖来旺点头说:“对对,是得感谢党的好政策。”他转头教给他老婆:“你说:感谢党的好政策!”
    他老婆说:“感谢党的好政策!”
  (本文入选由晋中市委宣传部、晋中市文联主编的《记录小康——晋中市乡村题材纪实文学作品选》一书)
 
 
 
 
 
作者简介:续海亮,1960年生,灵石县段纯村人。短篇小说发表于《黄河》、《乡土文学》、《三晋都市报》等报刊,《找乡长》获晋中市第三届文学奖。《满树林的遗嘱》连载于《三晋都市报》2010年5月28日至6月6日,后收入作者短篇小说集《夜晚为何虚掩门》。